雨水无鱼

混水摸鱼的小画/文手。
二创为主,自娱自乐。
用爱产粮♥

【盾冬】Animals(7)

You can pretend that it was me

秀前的后台一如往常闹闹哄哄;焦急到处穿梭的设计师,伏在桌前赶工的裁缝师,左右开弓迅速涂抹的化妆师,往往身旁同时有一位发型师,热火朝天地染烫吹整。模特儿就如同经历着石膏模翻制,成形的素胚再经过上色,必要时也得这里添上蕾丝,或是那里弄朵捏花,便是为了赶在开场将最完美的作品送上伸展台。

Natasha轻执曳地的繁复裙摆,顺直的红发烫成大波浪拢在一侧,发间墨蓝羽饰以碎钻点缀。「帮个忙好吗?谢谢,这裙子差点杀了我。」她费了番功夫,终于在一张高脚椅坐定。「Jimmy,你的脸色不好啊。」

Bucky抬眼露出疲倦的笑容。「得了,别那样叫我,妳让我想起我妈。」

Natasha在桌下踹了Bucky一脚。「一边去。」她支起手肘托腮望向明显没心情说笑的人。「哦……需要倾诉对象吗?比如某些棘手的感情问题。」

「感情问题。」Bucky闷闷道。拿起杯水地抿了一口,避免碰到脸上的妆容。

「Hum,我还以为你们很顺利?」Natasha意有所指地歪过脑袋。

目光停驻在自己的手机桌面,Bucky总是习惯设置成他的摄影,通常是业余随手拍摄的风景,蔚蓝的地中海使人宁静,而距离他们共享那幅安逸不过才一个多月前的事。

「他有点小题大做,我想。」

「他看起来不像那么没安全感的人,你们在一块儿多久了,不是一直都挺好的。」

「所以我他妈就是不明白!」素来谈笑自若的Bucky难得表现出暴躁,在旁边闲聊的模特儿因为突升的音量转过头来,尽管他很快恢复控制,Natasha仍挑起了眉。

「……抱歉,我现在不想谈论他。」

这大概是她认识Bucky以来,他最光火的一次了。

他们会相熟完全属于因缘际会,几年前她接到一支男性香水的拍摄工作,当时与已经是各大品牌宠儿的James Barnes从未打过照面,俄罗斯远渡重洋的她只是耳闻的程度。

而当然这工作她算是陪衬性质,只需要配合主角摆出相应的姿势就好,她坐在沙发椅背将双腿放他肩上,让男人握住她的脚踝。拍摄结束时,她由于肢体发麻而踉跄,随即一只手牢牢抓住她的。

「小心点。」

直到确定她站稳,他才莞尔一笑转身离开现场。

Wow。

Natasha没预料到,同个惊叹词会连续在同个人身上出现两次。

她绝不是有意煞风景或什么的,毕竟这里是地下停车场;两个男人抵着车门忘乎所以纠缠在一块儿,那位笑容迷离的男模单手环住为他们掌镜的摄影师的臂膀,手上还挂着车子遥控器,基于礼貌她没有细究他另一只手放在哪里。

不过她还是善意地清了下嗓子,作为提醒。

「嗯……嗯?噢,嗨。」

那次也是Natasha第一次见到Rogers,私底下的。后来她并没见过他太多次,扣除工作的场合,绝大部分是Bucky也在的聚会上。

不管Bucky知不知情,她敢打赌他是占有欲强烈的类型,虽然温和的表面看不出半点端倪。

有时候越是看似无害,越是善加矫饰。

不过这只是她个人的臆测,至少在每一次会面,他们看起来都一切顺利,所以对于这种景况连她都感到有些意外。

Natasha见Bucky怏怏不乐的模样,也识趣地不再追问下去,赶紧转移焦点。

「对了,前天有则新闻还满离奇的。一名女性Alpha欺骗她的未婚夫假装是Beta的身份,在婚礼的前一晚强制标记了身为Omega的未婚夫,对方告上法院结果没想到后来怀孕了。」

Bucky总算来了兴趣。「她怎么可能瞒得住?更何况对方是Omega。」

「α疫苗。」Natasha说。「那玩意出来前争议就不断了,这下还真有人用来掩饰性别,况且现在很多Omega会使用抑制剂。」

如此,除非结合热,否则毫无破绽。

「这招还真用在点子上了,标记就算是强迫的,因为孩子,那个Omega一辈子大概也离不开她了。」

Omega不忍心伤害骨肉,即便是错误的情形怀上的。

Natasha端详着自己装饰精美的指甲。「说实在的,大家把Alpha看得太理性了,或者说太刻板化了。难道真的没有Alpha会掩盖自己的性别吗?不尽然吧。」

在注意到Bucky的神情相当古怪,Natasha将原先的话题打住。

「你还好吗?」

「不,没什么。」

夜深人静,万籁俱寂之时,Bucky独自一人斜靠客厅窗栏,料峭晚风吹散白烟缭绕,而此刻他的思虑乱成一团,尼古丁也不能使之清明半分。

Natasha先前那番话还言犹在耳,彷若某种警醒;不,应该说是加深了他原有的疑虑——上次的争执,当时会令他愤懑的原因是,尽管他承认知道Rumlow心怀不轨,不过上帝作证,他绝对没有曾经或意图,做出对不起这段感情的事,更何况当时他不在场。

然而,他的反应就像完全不信任自己一样。

Bucky思及此,遽然被一股强烈的不安攫住。

不会的,绝对是他想太多了。

他确定自己有很好地隐藏对Alpha的反应,甚至不是在该死的时期,借助抑制剂几乎不会有任何破绽。

这其中有太多匪夷所思的谜团,以及显露的异样;乍看只是单一事件,可是与过去一些细微末节交叉比对,渐渐浮现出疑窦。如同一张白纸,墨水在上面渲染出黑点,正因为突兀,才更引人注目。

所有线索再加上关键相互连结,很快就得出了结论。

Steve。

被猛烈的灼痛拉回了现实,Bucky咒骂一声,失手将烟屁股掷到放在茶几的素描纸上,烟头在自己的画像烙印一圈火痕,慢慢扩散开来……

Bucky怀着忐忑的心情,站在一段时日没有造访的门前,过去因为工作彼此时常碰不上面,可每一次来访,总是迫不及待想要见到门后的人。

等一会儿见面,该说些什么?

Bucky自嘲地按下电铃,哦,他当然没忘记自己有钥匙。

「……Bucky?」

「Hi。」

Bucky挤出了笑容。

评论
热度(24)

© 雨水无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