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水无鱼

混水摸鱼的小画/文手。
二创为主,自娱自乐。
用爱产粮♥

【盾冬】Animals(6)

We're enemies

没有一丝光线的房间,散落到处都是的酒瓶,制造出这片混乱的人在沙发上沉吟出声。

 「God damn it……」 

忍不住爆了句粗,Steve在感觉到脑子被电锯劈开的同时,不小心踢倒桌上的伏特加,半满的酒水咕噜咕噜全洒在柚木地板,无辜波及了几张相片。 

昏昏沉沉地从眩晕中挣扎爬起,抓过一旁的手机,亮光几乎刺痛了眼睛,画面还停留在联络人信息上。当手指停留在拨号键,Steve犹疑了片刻。 

一阵漫长的铃声之后,在传出电子女音准备重复几个小时前一样的内容,Steve就摁断了通话。 

他可能已经打了几十通?还是几百通?或许吧。从一开始他尝试留了几则留言,每次间隔数个钟头,直到手头上再没有什么能忙,之后他肯定是都把整个酒柜的存货清得差不多了,过度的酒精让Steve跟强迫症似没完没了地拨电话,他并没有四倍代谢的神奇能力,再深厚的酒量终究要人事不省。 

该死的,我把自己喝晕过去了。

 看来酩酊大醉也令他丧失恰当的语言表达方式,太好了,真是好到不能再好。 

Steve搓了搓脸,粗砺的手感像是颈上突然长出陌生的脑袋,叹了口气,纵使他能忍受这副模样,可基本生理需求不是忍耐便能解决的。 

在洗手台洗净双手,往敷过热毛巾的脸上抹了层刮胡泡,Steve扬起下巴用上比平常还要长的时间,让剃刀完全贴和,刀片沿着皮肤滑移,在最后他施力过当下颚划出道口子。 

Steve嘶了声,血珠落入清水,晕开一圈殷红。一滴、两滴…… 

上个周五,Bucky结束为DOLCE & GABBANA①的拍摄工作,回到纽约时人行道边的英国梧桐都染上了深秋的色彩,灿金的树叶落在Bucky那身克什米尔羊毛的黑色开襟大衣上。 

「Hello。」Steve率先打了招呼。 

「Hi。」Bucky看着Steve拿下他身上的落叶。也许是被Bucky的欢快所感染,一抹明亮的微笑浮现在Steve唇畔。Bucky印上一吻,相信自己绝对有理由那么做。「You had me at hello。」②

「我有吗?」 

「当然。只有你,也只有你。」 

Bucky笑意蔓延,动手揉了把Steve的肩膀,如今这大块头高他七英吋③了,揽住Steve肩头显然有些吃力,然而Bucky仍旧不依不饶地攀在Steve肩上。 

「走吧,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。」 

「嘿,Bucky,好久不见。」一名姿态妖娆的棕发女郎,蹬着细跟高跟鞋,不对称剪裁的挖胸短洋装,黑白交织的亮片随着她的动作映像出眩目的光芒。 

「好久不见。」Bucky娴熟地在对方左右脸颊虚啄一下。「最近过得怎么样?」 

「不错。你有阵子没来,我可要闷坏啦。」女子娇笑道,眼波一转留意到Bucky不是只身前来。「看来今天是个美好的日子,愿意为我介绍一下吗?」 

「Steve Rogers,我最好的哥儿们。」Bucky说。「这位是Daisy Easom。」 

Steve握手致意。「幸会。」 

「叫我Daisy就好。」精心勾勒的红唇抿起诱人的弧度。「你是第一次来吧?我很愿意做导览。」 

Bucky轻巧托住女人的纤手,貌不经意将两人隔开。「我恐怕不能让他跟你走。为了表示我诚挚的歉意,今天的酒水都算我的。」说着指了指身旁的Steve。「但他归我看守。」 

Daisy闻言只是嗤的笑了一声。「便宜都让你占去了。」她转身向酒保要了两杯曼哈顿④,其中一杯递给了Steve。「算你的。」语毕婀娜离去。 

「这算什么?付钱的明明是我好吗?」Bucky嘟嚷,Steve把酒送到面前,他毫不客气接过来呷了口。 

「你想和我跳舞吗?」这邀请在Bucky狡黠的神情之下显得不伦不类。 

Steve扬起嘴角。「不了,你清楚我跳舞的水平。」他俯身偷了个略带苦涩的半吻。浅淡的气息泛起热度,Bucky仰首完成这个吻,舌尖在Steve唇间一掠而过。「我替我们占了个好位置,在角落。」 

Bucky跨坐在Steve腰间,背后是强化玻璃,曼哈顿中城的夜景一览无遗。 

「在哈德逊河上空亲热,觉得如何?这儿可是33楼。」 

Steve静默半晌。「有点太多人了。」 

Bucky见Steve眉心竖起的纹路,翻身落坐他身旁。「怎么了?你不喜欢?」 

「听着,Bucky,我不是……」 

骤然两人噤了声,一股张扬的气息改变了周遭的气味分子——被烟草、洋茴香和檀木,带有烟熏味道围绕,Steve隐匿于本能下的警戒轰鸣大作。 

「看看这是谁啊?」那是一把以橡木桶浸泡的厚浊嗓子,吐出口中,渗漏丝丝的醉意。 

Bucky转过头。「Rumlow。」他看清来者是人,从挨着Steve的姿势摆正。Bucky单手倚向椅背,指尖耙过头发。「我不知道你回来纽约了。」 

他端起有礼的微笑,一来一往地与人互动交谈,聊着在专业领域里各种的细枝末节。眼前这个男人和Bucky应该是同行旧识,男人从一开始就对着Bucky展现出非必要的亲昵,他斜靠在两人的沙发一侧双手插兜。看似随意攀谈的姿势,垂下的眉眼却掩藏不住,恰如兀鹰锁定猎物低空盘旋。 

「抱歉,我失陪一下。」Bucky突然说道,起来离开了座位。

Steve一刻也不想多待,准备跟随Bucky的脚步,在他动身之前,原本站在一旁的男人替自己在对座找个位子,摆手召唤最近的侍者。 

「今天进来一批不错的巴顿,不介意留下来喝一杯吧?」 

没过多久,服务生送来一瓶波本单桶原酒威士忌,Rumlow拿过两只杯子,分别在里头注入深琥珀色的陈酿,不兑冰块只加数滴水作为醒酒。 

Steve的目光依然观望着Bucky离去的方向,却只看到交错的灯光跟聚集的人群,他慢慢将视线放在桌上的酒杯,尔后是对面不请自来的人,试图从对方脸上看出端倪。Steve执起杯子,面无表情地一口饮尽杯中物,直冲鼻腔的辛辣让他皱眉。 

Rumlow展示出可称之为挑衅的诙笑,徐缓摇晃手里的玻璃杯。「一支好酒没有遇到懂得品尝的人,也不过是白白浪费而已。」他捏着高脚杯的杯脚,酒杯朝内倾斜45度,由胸口开始,到鼻尖,再往外画圈,威士忌里丰富的香气依次绽放:熏木的芬芳,玫瑰的甜美,以及香草、巧克力榛果、黑咖啡的点缀。入口微微刺激,带出太妃糖、普洱茶、陈皮的涩感;加水之后原先甘醇偏咸的滋味转甜,口感惊艳动人。「威士忌的酒精浓度高,可以融入600种不同的醇、酯等芳香物质,是酒类中香气最多样的,而我个人比起温顺的葡萄酒,更加偏好难以驯服的,因为它们往往带来更多的惊喜。」 

「你到底想干什么?」几乎是鲁莽地,Steve彻底失去了耐心。 

「让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。」方才精心矫饰的谦恭全数褪去,Rumlow现出他的利牙。「一名Beta竟敢妄想拥有Omega,你不觉得太暴殄天物了吗?」 

对于Steve神色转变得如此迅速感到满意,Beta连称为竞争对手的资格都勾不上,在狩猎的Alpha面前他们也只能像鬣狗夹起尾巴仓皇而逃,胜利唾手可得。

「你怎么知道的?」一道冰冷的声音道。 

Rumlow的笑容僵固在脸上,这不是他预期得到的响应,这不可能。天生的生理机制使然,不若Alpha的强大亦不及Omega的生育,平庸的Beta通常不涉入其他两种性别的竞逐,所以他们更加倾向和同性结合,应对Alpha的威吓总是避而远之。然而面前的Beta非但没有露怯,反倒探过桌子步步进逼。 

「为什么你会知道Bucky的真实性别?」沉缓的质问如同声带振动的咆哮。 

冰山揭露一角就足以让任何一个舵手恐惧。 

「你……」Rumlow吃惊,随即勉力稳住手中的杯子,杯中的酒水仍溅上了几滴在他精致的西装上。 

「告诉我。」 

「味道,是味道。」Rumlow在椅子中不安地换了个坐姿。「我的嗅觉很敏锐,就算只有一点我都能辨认得出来。」现在好了,眼下处境就像一头年轻无知的雄狮,明目张胆地跑到别头狮子的地盘上撒野。哦,不对,貌似这头狮子还没为领地打上记号吧。「要我说,他可是我见过最特别的『Beta』。」他挤出些许嘲弄。 

Steve不想再多谈,站起身冷冷扫了Rumlow一眼。「别碰他。」然后头也不回转身离去。 

「你们还真是相当有趣啊。」身后的笑声在Steve听来分外刺耳。 

Steve在天台外围找到的Bucky,他靠着围墙有一搭没一搭地抽着烟,从旁边的烟灰缸垃圾桶上密集的烟头,就能看出这段时间他至少抽了半包烟。 

Steve上前一把夺走Bucky含在嘴里的香烟捻熄,不发一语抓住不及反应的人臂弯往电梯走去。 

「嘿!嘿!Steve你干嘛?」没有理会Bucky大声嚷嚷,电梯门打开,迎头碰上的人们似乎被面色不善的进入者吓到,加快脚步从他们身旁经过。 

「Ste──」碰!那是不小的撞击,Bucky的痛呼被钉住他的人全数吻去。Steve将Bucky禁锢在电梯里的镜子上,舌头毫不留情捅进Bucky喉咙里,尝到他嘴里残存的苦味,然后是血腥味,也许是牙齿磕上嘴唇所致,尝起来像蜜一般的伤痛。Bucky发出近乎窒息的呜咽,Steve浑身一震放开了,抵着Bucky的额头粗喘着,Bucky也没好到哪里去,唇上的伤口正泊泊不停地冒血。 

当温热的皮肤接触到裂口,Bucky闭上眼咬唇轻轻呻吟了一声,他的眼眶就快要和他的唇瓣一样红了。 

「Fuck。你在发什么疯?」

Steve陷入长久的沉默,退后站直了身子,看着Bucky半倚着镜子不解地望向自己。 

他回身按下一楼,电梯终于开始下降。 

「他是谁?」 

「什么谁?你说Rumlow?」 

把Steve的缄默当作默认,Bucky敛下眼帘。「他是位精品商,我们在秀场常常碰到。」 

「是吗?」声音轻得彷若一声哼笑。 

Bucky眼神锐利起来。「你现在是在怀疑我?」 

「没有。」电梯到达一楼。「我应该吗?」Steve说着踏出了电梯。 

Bucky猛然上前拦住了Steve的去路,在这一刻他湖蓝的眼底全是怒意,他的确很生气,气得发抖。「你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哪只眼看到值得这样怀疑我的举动了?」 

「你看不出来他对你有别的意思吗?」Steve陈述。「我想他不是第一次表示了?」 

Bucky眼睛不可置信地睁大。「那又如何?我根本没有回应他。」 

「抱歉,我很在意。」 

「这太不可理喻了,你从来不是这样的,为了我不能控制的事情生我的气?」 

对,Steve嫉妒得都快发了狂,为那名Alpha轻而易举对Bucky造成的影响,为那名Alpha理所当然对Bucky透露的觊觎;那名Alpha,或许还有更多Alpha,只要是Alpha都该视成威胁。 

他却什么都不能做。 

「所以你不相信我吗?」 

「我没有不相信你,但他做得太超过了。」Steve反过来抓住Bucky,一字一顿地说:「难道这样还不够吗?」 

「够了,Steve!停止像个Alpha占有欲过剩!」语毕,Bucky甩开Steve的手,但Steve使劲更大,事实上Steve听了这句话,反而握紧Bucky的手腕逼到他身前。 

「是Alpha就可以了吗?」Steve冷凝的眼神简直能淬出冰渣。 

Bucky直觉不对劲。「你什么意思?」他从没见过Steve这副样子。

「如果是Alpha,你就能接受吗?」呢喃似的低语,埋藏一丝苦笑,Steve凝视Bucky的表情,即使瞬间的慌乱也没逃过他的眼睛。

「你到底在说什么鬼话?」

别说谎了。

===

①由意大利设计师Domenico Dolce和Stefano Gabbana创办,两人的姓氏是品牌名称的来源。

②出自1996年上映的美国浪漫喜剧电影《Jerry Maguire》的台词。

③此处采用Marvel漫画Earth-616的设定。

④一款以威士忌和甜苦艾酒为基底的调酒。

评论
热度(19)

© 雨水无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