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水无鱼

混水摸鱼的小画/文手。
二创为主,自娱自乐。
用爱产粮♥

【盾冬】Animals(4)

I can still hear you making that sound

What you are do not see,

你看不见你的本性,

what you see is your shadow.

你看见的是你的暗影。

——Rabindranath Tagore's "Stray Birds"

Bucky穿着洗炼的暖白色双排扣长版西装,梳着三七分油头,表情凛然阔步走下阶梯,领衔男装鱼贯出场,Givenchy①2016年春夏服装发表,皆出自御用设计师Riccardo Tisci之手,为了庆祝该品牌于纽约设立旗舰店,首次从巴黎移师至纽约时装周。

以往在林肯中心举办的时尚盛典,这次改为在曼哈顿莫尼汉车站的Skylight工作室及西苏活区Skylight Clarkson广场,前者本身是于1913年落成的James A. Farley邮局,大理石造的古希腊建筑,冷光投射在外墙罗列的科林斯柱上,都会璀璨的夜晚将其点缀得更加迷人。

下了秀的Bucky,换下了华服,一身轻便的T恤窄管裤装扮,略长的头发几缕别在耳后,无所事事地站在街边捣鼓着手机。

适才他传了在后台拍的合照给Steve,真是累毙了后面加个沮丧的脸,又接着我好想你呢,电话就打来了。

「你那边收工了?」Steve的声音从话筒彼端传来。

「嗯,总算结束了。」Bucky疲惫地捏着自己的鼻梁,近期行程排得太密集了,实在有些吃不消。「我打扰到你工作了吗?」似乎现在才想起,对方搞不好正身处某个摄影棚,他们的上工时间同样不怎么固定。

「没事,只是一些收尾工作而已。」

「那就好。对了,明天要不要出来喝一杯?」

「你要请客?」

「还要我出钱才来啊。那请问Rogers大摄影师,你愿意卖我这个面子吗?」

Bucky可以听到,那头从胸腔震鸣的笑声。「你可别喝醉了赖账。」

「我钱包放哪儿,你不是都知道得清清楚楚吗?不过我真醉了,记得……」Bucky忽然消声。

「什么?」

「到时记得要送我回家。那么明天见?」

「好。」

「I love you,」Bucky对着电话亲了一口。「goodbye。」

Bucky收了手机,忍不住四下张望,无非是普通不过的路人来来去去:耳里塞着耳机的跑者,挎着提包疲倦的上班族,又或是和他同样走完秀的模特。

自始至终,他都没留意到暗处。

Steve在静默的空气中,无声地启口,字句消散于夜风中。

I love you too。

「Steve,Steve!」

「Ouch!你别突然扑过来啊……」年仅十岁的Steve,无奈抱住高他半个头的挚友。

Bucky在Steve瘦削的肩膀一通磨蹭,末了才抬起那颗乱糟糟的鸟窝头,他的鼻尖有些红,眼眶也红了一圈。

Steve立刻察觉不对劲。「你怎么了?」难道被人欺负了?但这事从来只摊在他身上,别人不会因为Bucky和自己玩在一起就转向,他们不敢。

这整个布鲁克林没有谁打得过Barnes家的小子。

「没事,我好得很。」倘若不是带着浓重的鼻音,说不定还有点可信度。

Steve决定不拆穿,只是藉由姿势拍拍Bucky的脑袋。Bucky倒像只得到安抚的小狗,可怜兮兮往Steve的衬衫拱了拱,上面有肥皂的香味,水洗过很多次显得特别柔软,Steve的母亲总会将衬衫熨得平平整整,他喜欢;不像自己身上的老紧巴巴不说,需要伸展拳脚时多不方便。

想到这个,Bucky随即就蔫了。「我去做身体检查了。」

「嗯。」Steve有一下没一下梳理Bucky的头发,不然等会儿回去让Barnes先生见了,免不了一番责骂。「结果怎么样?」

「你猜。」

「Omega?」

Bucky霍然起身,满眼吃惊地望着眼前的人。

被Bucky的大动作吓了一跳,Steve讪讪收回了手,他只是开个玩笑。Bucky的脸确实很漂亮,书上描述Omega都有副好皮相,但通常他们也是柔弱的,他不认为三两下就能揍趴地痞的人能弱到哪里去。

「Steve,明年七月你就十一岁了吧?」Bucky动手抚平Steve那身衣服,顺便打理自己。「你觉得你会是哪个性别?」

「大概是Omega吧。」Steve不无自嘲地说。

「别这么说嘛,Omega也挺棒的,不是吗?找到个好Alpha结婚生子,然后就能无忧无虑度过一生。」

「如果是你会想要这样的人生吗?」

Bucky睫羽微敛。「谁知道以后会如何呢。」说着抬手搥了搥Steve的肩头,绽放如初春般温暖的笑靥。「凡事没有绝对,咱们到时走着瞧。」

在日后无数个日子里,Steve不只一次地想过,这一切是否为命运留下的伏笔,他不信那些言之凿凿实则虚无缥缈的玩意,然而它总是喜欢来个不期而遇。

Bucky家位在布鲁克林高地区西侧,从他家里的阳台能远眺布鲁克林大桥,那天Steve闭着眼在门廊底下数到十,Bucky和妹妹抓紧时间各自找地方躲起来了。

Steve仔细寻找每一个角落,为了不打扰其他人,尽量轻手轻脚地从楼梯走下。

「……这是为了他好。」

「James才十一岁,他还太小,承受不住那个的。」

听到Barnes夫妇在谈论Bucky,Steve停下脚步,偌大的客厅幸而有不少可以供掩藏的空间,偷听别人讲话是不对的,可是只要涉及Bucky他就无法坐视不管。

「现在已经研发出儿童专用的,Winifred,你明白越早用对他影响越小。」

「可那也是有副作用的啊。」

「没有十全十美的法子,等他开始有发情期效果就差了。」

「说不定会有其他办法,只要再等个几年,说不定……」

「够了,这事到此为止。」

George M. Barnes转过身,提笔签署一沓档。

「医生,能麻烦你再说明一次吗?」

「Steven Rogers次性别判别:Alpha,哪里不清楚吗?」

「这肯定不是真的……」

Dr.Abraham绕有兴致地望着这对母子,这个结果对他们完全出乎预料。

Sarah Rogers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「这孩子从小就比较虚弱,我还以为……」

病历上洋洋洒洒列了十项以上,包括:哮喘、猩红热、心脏疾病……

Dr.Abraham抬眼看向低头不语的金发男孩,小小扬起的笑眉头分明是皱的,他在表格最右下角的框框打了个勾。

「类似的例子不多,并不是没有。我这儿有一个建议,愿不愿意全看当事人决定。」

Bucky无聊地踢着地上的石子,藏在衣料底下的胳膊隐隐作痛。不能揉,不然得瘀青了。

终于等到Steve从家门出来,不知怎地,Bucky觉得最近Steve的脸色红润了许多。

「说起来,你还没和我说结果呢。」Bucky嘟囔。

Steve不着痕迹地将袖子扣牢。「和你一样,Bucky。」

===

①法国LVMH集团旗下品牌。

评论
热度(16)

© 雨水无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