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水无鱼

混水摸鱼的小画/文手。
二创为主,自娱自乐。
用爱产粮♥

【盾冬】Animals(1)

旧文搬运,顺带清点自己还有多少坑没填完_(:3」L)_

1.摄影师Steve/模特Bucky(斜线有差)。

2.没错,就是B站奥夫太太那部剪辑的ABO梗,授权放在SY

3.好像没什么好说的,除了,嗯......NC-17。

===

You're like a drug that's killing me

Bucky慵懒地斜倚在酒红色牛皮长沙发上,一只涂着嫣红指甲的手徐徐滑过他的脸庞,鎏金发丝垂落在他熨烫妥贴的丝质衬衫。

红醋栗混着辛香紫罗兰的香气扑面而来,她该是个Omega,或许是很热情的那种。

香气几乎馥郁得过分了。Bucky将脸转向不远处的镜头,同时保持他一贯玩世不恭的笑容。

他可以想象得到镜头后那双眼,掌镜的那个人是如何全神贯注地看着他,以对工作全然的尊敬与热爱。

Bucky凝视的眼神,彷佛能穿透那层薄薄的玻璃镜片。不经意地扬起下颚,只有从摄影这个角度能看见,藏在阴影之下起伏优美的脖颈曲线。

悬浮在空气中的气味猛烈颤动了一下。

滂沱的大雨下了一路,当Steve好不容易停好车,已经彻底地精疲力竭。感谢那天赐的雨水让他完全看不清道路,而外头的雨势似乎没有一点缓和的迹象。Steve只好在保证相机不被淋到的情况下,一手撑着雨伞,一手掏出钥匙。他刚刚就应该在车里拿好钥匙的,即使站在屋檐下,依旧不时有雨水泼溅进来。

进入玄关后,Steve随即感觉到家里还有另一个人。他没费心确认摆在鞋柜的皮鞋,就能确定来者何人。Steve把怀里的相机拿到工作室,转到客厅的沙发的时候,一双手把他拉了过去。

「等等……Bucky,我身上是湿的。」

Steve克制地撑起身体,尽量不让沾湿的肩膀碰到身下的人。

Bucky凑上去亲吻。

「噢,无所谓,我也是湿的。」

笑意暧昧地吹进Steve耳里。

屋内没有开灯,不过Steve能闻到Bucky身上有着自己沐浴乳的味道,抬手摸上发尾还有些潮湿。

「所以现在,这里,或者我再陪你洗一次澡?」

Bucky握住Steve的手,沿着锁骨滑下胸膛,他换上了之前挂在Steve衣柜里的衬衫,敞开前三颗扣子。

掌心贴着温暖的肌肤,Steve喉头耸动。

「你不该在工作的时候诱惑我。」

Bucky发出带着喉音的低笑。

「不不,这你可误会我了,我只是在工作--」

话语在一连串喘息中拦腰截断。

Steve埋首于Bucky的颈项间,用舌尖一点一点地描绘那处苍白光滑的纹理,动脉突突跳动,奔腾的血液疾流而下。

「我想,当时应该让你改个姿势,露出这块恐怕不是个好主意。」

「就算你想重拍也来不及了,Miuccia①很满意你拍出来的成品,甚至还用她的母语赞扬了一番。」

Bucky卷着舌重复那几个精巧的音节,还挺有模有样。Steve笑着堵住眼前的双唇,勾上那令人着迷的舌头。亲吻在几个来回之间,变得越来越难耐。Steve彻底忘了不要弄湿Bucky这回事,Bucky则把上身整个贴在Steve胸前,十分乐意在蔓延的火势再添一杓燃油。

「亲爱的,你可以理解为这儿是你的私有财产,但你向来不吝于向人们展示美好的事物,对吧?」

这话说得还真足够自恋的。

不过Steve显然没注意,他的眼神在一片黑暗里炽烈得劈啪作响,Bucky简直不用再做些什么让他失去控制,但Bucky喜欢让Steve失去控制。

Bucky手指穿过Steve的金发,唇贴着唇亲密厮磨。

「当然,除此之外……What else can I do?」

Steve不需要Bucky揭示得更多。

雨停了。

Bucky弯腰拾起随意扔在地板的西装裤,已经有些皱巴巴,Well……但聊胜于无。他穿来的那件还在洗衣篮里,之后Steve会连同自己的一并拿去送洗。

「要走了?」

Steve按开床头灯。

Bucky一面套上裤子一面说道:

「今天要飞巴黎,晚上八点的飞机。我得先回去整理行李,补个眠,之后和Celia她们会合,总之一堆事儿要做。」

「这么晚了,我送你回去?」

「不用,Steve,我开车来的。」

将散乱的浏海往后拨。

「大概预计下个星期三回来,你想要什么礼物?Domaine de la Romanee Conti②如何?」

Steve笑。

「礼物就不用了。」

Bucky抿起唇,似乎临时改了主意般地倾身吻住Steve,用牙齿嬉闹着轻啮啃咬。Steve手臂环过Bucky的背脊,指尖流连于凹陷的腰窝,没系上皮带的裤腰略微宽松。再往下就太危险,Steve提醒自己该见好就收。

「God,I really love it……」

Bucky笑了起来。

「真荣幸能让你有个美好的夜晚。」

接着又在Steve嘴角啄了一下,便起身很快穿戴整齐。

「门我会替你锁好,晚安。」

Bucky离开后,Steve有好一会儿就这么躺在床上。他还不想睡。残存热度的气息交融着西洋杉和琥珀,以及一缕游离的花香。

Steve走到窗前掀开窗帘,凌晨时分,空空荡荡的马路偶有零星车辆经过,碾过水洼溅起淅沥声响,而后归于宁静。

抓过随便一条居家裤穿上,中途去厨房拿了瓶矿泉水喝,便进了工作室——实际上是一间十坪不到的暗房③,不过他目的不是这里。

撩开包围房间的层层帷幕,藏在其下是一扇门扉。

Steve用钥匙打开门,然后谨慎地关上。

冷白灯光忽闪着亮起,对面墙上有数个屏幕,看上去每个屏幕记录的地点都不尽相同,然而仔细看就能看得出来实为同幢建筑物。庭园乃至玄关,两房一厅一卫浴全在监视范围内,一个空间内甚至有三个以上不同角度的画面。

在屏幕墙旁则是成列已经定影④正在晾干的相片,另一旁桌上堆放了一迭完成品,等待按照日期归纳进相册。Steve拿起那迭相片,里头的主角一颦一笑被瞬间定格;时而仰首凝望,时而垂眸沉思,从背景可以看得出来,时间地点都不一样,没有一张是看着镜头的。

Steve用拇指轻轻摩挲照片里的面容,嘴角扬起温柔的笑意,然后抬眼看向屏幕,他等的人差不多该回来了。

果然过不了多久,一道熟悉的身影进入摄影画面,他的发型还是走前那样有些凌乱,边掏钥匙开门边旁若无人地打了个呵欠,Steve能想象得到他是怎么惺忪眨着眼的。

那人无意间看了镜头一眼。

Steve透过镜头回望。

他的Bucky。

===

①Prada创始人Mario Prada的孙女,现为该品牌的总裁,主掌设计。

②位于法国勃艮地柯尔多省的酒庄,其生产的葡萄酒数量稀少且价格高昂。

③是一个可完全黑暗的房间,专用于处理对光敏感的感光材料,包括摄影用的底片和相纸。

④亦称定像,是摄影(照像)冲洗的主要步骤之一。

评论(2)
热度(45)

© 雨水无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